全部
  • 行情
  • 新闻
  • 全部

童心洋溢的真钱炸金花大师杨彦

来源: 2012-03-21 10:33:59 责任编辑:九藏天下网
894

杨彦

 

    杨彦,1958年生于青藏高原,回族,本名燕宁,字木一,养一,号本琦,大獒堂主,度一精舍主1976年随华拕,亚明习画.1984年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进修.1986年拜李可染为师.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宗教协会会员、中国民族画院副院长、九三学社社员、南京博物院特聘研究员、北大资源美术学院教授、世界华人美术家协会山水画委员会主席。

 

     白须、童颜、唐装,50岁的杨彦毛笔捏了四十载,是一个公认的高产画家,20多年来,国内外出版社为其发行大型画集十余种,举办大中型画展20多次,可为图书做插画却还是头一回。传统功力积累已久,杨彦心中一直惦记着某种突破,为自己的绘画艺术找到更多的空间,发挥更多的作用。通过和《庄子心得》、《复兴之路》的合作,杨彦的泼墨山水画走进了更广阔的天地。

 

     杨彦的画,被评价为“北气南韵,古法新貌,体涉古今,意赅中西”。他相信,大写意的神来之笔、混沌中放出的光明往往是在不确定性中诞生的,“泼墨时的感受真是难以言表,那种自由中的紧张,那种束缚中的自由,那种对未知的期待和把握,那种时有时无不期而至的东西如神鬼在帮忙”。在杨彦看来,泼墨的性质、过程演绎了人对自然的感悟、认知、利用、改造和再创造的过程,其所有意义在于泼出的“感觉”,而不是痴迷于局部的惟妙惟肖。

 

     对于山水的情感,是杨彦与生俱来的,最能牵动他心灵的是临风登高,舒袖极目淡淡的远山和缥缈的地平线。几十年来,杨彦的足迹不仅遍及祖国大江南北,三山五岳,非洲的热带高原、欧洲的文化底蕴、美洲的现代文明,都是他汲取艺术灵感的土壤。

 

     杨彦常常感慨现代人与大自然的日渐疏远,即使野外写生也总是走马观花,没有跟大自然真正的对话和交融,离开了被诗意包围的状态,这就决定了笔下带不出真东西来。在他看来,真正的好东西是情感深处的撞击而产生的。“没有了这种原始冲动,没有非画不可的冲动,完全漂浮在所谓的学术上,很假,很可怕,变成了试管里的山水了,酒精灯是无法点燃激情的。”杨彦说。

 

     具有“大地情结”的杨彦精力旺盛,在大量的写生中,创作了大量的观念摄影,眼下,不但《杨彦——向大自然致敬》正在编纂中,他计划进行的十个系列主题创作《黄山日记》、《金陵怀古》、《古调新韵》、《台湾风光》、《高原礼赞》、《世界之旅》、《生命律动》、《神农百草》、《汉字精神》、《祖国万岁》也陆续展开。

 

     “有时在画之前,会不知道为谁而画。为展览画?为买家画?还是为历史画?有时还觉得自己肩负着重任。”很早就在艺术市场摸爬滚打的杨彦承认,因为面向市场,就自然会在意市场,他说,这么多年,最根本的是生存压力。这个压力迫使自己要画两种画:一种是迎合画展、收藏家或者是迎合时局的画,一种是由心而发的,像为《复兴之路》这样波澜壮阔的政论书创作,虽说是完全退身幕后,却有一种手到心到、挥洒自如的酣畅感觉。

 

     杨彦常常庆幸自己能够受到诸多近代名家的影响和传授,比如张大千、李可染、傅抱石、黄宾虹乃至亚明等人。他常说,能够百看不厌的东西一定是游离、多方位变幻的。我是一边游心自然,深入生活,一边把大师们的砖石打磨对缝,砌入墙中,垒屋成宇,最后建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园。

 

  杨彦爱“玩”,尤爱游山玩水。但,走到哪里,他的兴奋点总是与众不同——在巴黎卢浮宫,让他兴奋的是灰蒙蒙天空中,一群鸦雀轻灵地掠过头顶;拉斯维加斯的夜景闻名于世,但他更愿意轻手轻脚地走近角落里鸣叫的秋虫;闲来无事,他最喜蹲在自家院里,津津有味地观摩蚂蚁搬家;雨后几支新笋钻出,爬山虎又“上进”了几寸,他手舞足蹈,喜不自禁……

 

  用他的话说,“太多的名山胜水曾让我激动……远离大自然,我的生活就如同挣扎,是大自然给了我真正的开启。”

 

  这样的杨彦,在别人看来似乎有些孩子气了,但他却乐于此道。2006年10月,在南京博物院主办的首届“真钱炸金花画世界”作品展开幕式上,杨彦动情地向画界同仁发出呼吁——找回童心,找回真。“人到中年,对新鲜事物还能有激情,还能被感动,已是非常难得了。激情是艺术家应有的品质,老气横秋的人艺术生命容易枯竭,面对世界,多一点童心是多么可爱!”原来,“爱玩”的杨彦,是在放纵着一颗亲近自然的童心,保护着一份跨越艺术门类的创作激情。

最新产品

商城热卖

热度排行